网站首页 | 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新版首页->获奖展播

2014年度吉林省广播电视新闻奖一等奖 我是清掏工

发布时间:2016-01-12 16:15来源:通化广播电视台

 

 

  作者:郭佳华李明 闫伟

  请听通化台参评长消息:我是清掏工

 

  一个脏乱差的工作环境,一种不被认可和理解的职业,一份默默无闻甚至被人们渐渐淡忘,但却是一座城市一天也离不开的工作,这就是市公厕管理处清掏班班长陈旭和工友们的工作。我是记者郭佳华,今天陈旭师傅将领着我们感受一下,他们的一天。

  凌晨四点,初秋的山城通化此时已经能感到一丝寒冷,天刚开始见亮,路上行人很少,但公厕管理处清掏班班长陈旭已经开着清掏专用车出发了,陈旭说,现在清掏班能开这种大型车辆的只有他一人,所以每天他都要先开车给市区几个移动式的水冲厕所注水:

  【录音1:14秒 我开两台车。先送水,厕所昨天晚上到九点半水就用完了,完了再开这个吸污车来抽。一般正常来说三分钟就能抽一车。】   虽说是机械化清掏,但作业期间阵阵恶臭气味还是扑鼻而来,陈旭说,有时公厕被倒进垃圾,也得他们清理:

  【录音2:14秒 捞垃圾,衣服啊,裤子啊,鞋啊,你不捞垃圾,你抽不了,还得先捞完才能用这种车。哎,得捞。】    今年59岁的陈旭算得上是清掏班的“元老”,他带领的这支队伍每天要负责清运粪便60吨。很多公厕都在山上或者偏远的胡同里,因为上山的道路很崎岖,车辆根本开不进去。陈旭和工友们就得手拿淘粪工具,用扁担挑着粪桶上下山,一个公厕要五六个来回才能清完:

  【录音3:22秒 6、7月份味儿更大,天儿热。风雨不误。最费劲地是冬天下雪以后。冻地啊,这个粪便就像石头似地那么硬。刨一镐头下去就一个白点儿,有的时候都崩到你脖子里面,整一身。有时候就咕噜了。滚下山,完了再处理。】   完成了上午的清掏工作,陈旭匆匆吃过午饭,没来及休息就接到东庆社区杜书记打来的求助电话,说小区化粪池又堵了:

  【录音4:11秒 陈师傅你可算是来了。刚才给我愁地,老百姓说是马葫芦都堵了,实在没办法了。这个没事儿。那谁你盖上,这个可以了。这个就可以往外掏了。】   看着陈旭和工友们熟练的先用锥子把井盖砸松,再用吸污车将污秽物吸出。社区主任松了口气:

  【录音5:11秒 我们就跟陈师傅联系,随叫随到,还非常热情,也不怕脏不怕累地,也不要钱。也不是人家的义务,解决我们老大难题了。】   疏通了社区管道,陈旭马上赶到了下一个清掏任务现场。他说,全市163座公厕每两天就得全部清理一遍,所以每天时间都排的满满地。

  【录音6:17秒 错开老百姓上厕所的高峰,别老百姓起来上厕所了,完了你这边去掏厕所,等到老百姓上班以后,我们再继续工作。】   晚上5点,又到了人们下班同时也是使用厕所的高峰期,这时清掏工人可以各自准备回家了。但是陈旭说,他们的工作并没有结束,因为景观带的水冲式厕所会开放到晚上9点半,所以他们几小时后还得出来对这些厕所进行吸污和注水:

  【录音7:7秒 人类生存有入口,就得有出口,我们管地就是出口。我们管了一半地工作。】

  跟随陈师傅采访的一天时间里,有一些小细节让我记忆深刻,比如登上清掏车时,他拿出了一件衬衫铺在座位上让我坐,挑着粪桶走路时,他和工友们习惯性地,贴着路边走得很小心,陈师傅说,工作时他们的身上和鞋上难免会沾上粪水和脏东西,铺上点,别把记者的衣服也弄脏了,走路靠边儿则是让难闻的气味和污秽远离行人,他的话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清掏工们不嫌弃别人带来的脏,却默默理解着他人的嫌弃。我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,只能由衷地竖起大拇指说一声:陈师傅你们都是好样的!

版权所有 通化网络广播电视台

Copyright tonghua Group.All Rights.

备案号:吉ICP备09009556号,通公网安备2205000008号

技术支持: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